戰術專文‎ > ‎

心中無劍,水中有劍—《水中劍》2018春季賽心得

作者:FallCloud

規則:五行戰鬥牌5.7
賽次:2018春季盃五行戰鬥牌大賽


一、牌組介紹

《水中劍》



張數

等級

4

4

4

3

3


18

51

4

0

0

0

2


6

14

4

4

4

3

3


18

51

4

0

0

2

3


9

27

4

0

0

2

3


9

27


20

8

8

10

14


60

170


  這套《水中劍》的組成很單純,就是金、水二屬性都先放滿18張,剩下優先塞火、土,最後木只放一點點。木在這套牌組的戰術中是幾乎用不到的,木1之所以會放4張,完全是為了盡可能多放入5級牌,如果認為不需要那麼多5級牌而要微調的話,可以優先考慮再減少木的數量。反正6張木要五行輪迴也不容易,跟3張沒差多少。

  其實這套牌組主要是想抓戰士,因為去年的春季盃賽場上大概有87%的職業都是戰士,所以預設了三種戰術都是反制戰士用的。但可能因為今年採用個人牌組的關係,帶戰士牌組出門的選手沒有想像中多,我自己在比賽過程中碰到的對手只有餐餐喝紅牛是戰士牌(而且還是勇者木精靈的超坦牌),聽說季軍化王是帶混沌型戰士牌(他是不是賽前發誓說不用戰士?),不過賽程上無緣挑戰他的《土木陳昌》。由於對手牌組都不是預設的目標,所以一路打上來,其實過程十分驚險,很多場都在勝負一手之間,尤其是對上培根的氣宗牌組《岳不群》,被打到快失智了,五戰三負,運氣好的是我的兩勝是在冠軍賽,才以一回合之差奪冠。

  《水中劍》的名稱及放滿金、水行牌,其實也想誤導對手,誤判《水中劍》的核心戰術是劍客,讓對手更傾向轉戰士來反制千鋒劍訣,然後被《水中劍》的各種戰術再反制回去。但很可惜,因為四強賽公布牌組後,碰到的對手都是「你怎打我不管」的強攻型,香橙的《爭仙》戰術就是升仙者後以四張陣法取得血量、手牌雙重優勢,培根的《岳不群》更明確,上氣宗後兩發五流歸一搞定。雖然《水中劍》的組成看起來確實可以玩劍客,但其實有兩個破綻:①劍客最適合的精靈是火精靈,但這套明顯不足。②劍客在比賽時規則版本下強度偏弱。也許對手們是靠上述兩點,猜測到《水中劍》的「劍」是指「劍雨」而非「劍客」。


二、《水中劍》的三種預設戰術:

(一)金精靈毒聖

  《水中劍》最核心的戰術就是毒聖+金精靈,毒聖的殘霜手是「水」,金精靈劍雨則是「劍」。其實本來有考慮是不是叫「霜之哀傷」,但好像有智財方面的疑慮,所以最後考量到這套牌組的其他戰術(搭配水精靈或水場),還是決定命名為《水中劍》。

  由於此套戰術是搭配金精靈,而非火精靈,因此主攻招式是殘霜手,二階沒有作戰能力,只能速上三階毒聖,攻勢在三階才展開。而且前期幾乎沒有輸出手段,火過少難以震暴(預設對手大部分是戰士),金又要拿來養金精靈,唯一傷害是洄水,但水星對後期戰術並無幫助——水要拿來打殘霜手,而非水靈咒。但此套戰術的收尾招式明確而有效,以殘霜手、毒鏢讓對方持續中毒,無法補血,最後劍雨+閻王令可以無視蓋牌和各種復活技能,直接秒掉80點生命。若再將幾次單張補牌的傷害估計為20點左右,那戰術的目的就非常簡單——毒掉對方100點生命,再接劍雨+閻王令。而假想敵戰士需要三發震暴才能打掉200點生命,在戰士無法靠生陣拖時間,坦度又對這套牌無效的情況下,很難在被毒死之前搶先打完200點生命。

  但這個戰術有幾個明顯的天敵:一號幻靈使,但這很少見,強度也相對普通;二號星神侍,這比較難處理,但還能換戰術來應對;三號調律師,主要是金精靈讓調律師很容易抓到鏡鳴、千鳴,被棄到殘霜手都放不出來就完全沒有輸出(春假時在高雄和X教授練習時,用另一副金精靈牌硬扛調律師,完全沒得打),不過也能靠換戰術改水精靈來解決;四號煉氣者,這用簡單的數學題就知道了,他只要兩下五流歸一就180點,再加上烈陽訣配日靈咒來補充手牌,無論怎麼毒都很難搶先毒死對方。煉氣者也是最難處理的狀況,邏輯上比較能對抗火精靈氣宗的職業是述道者和月神侍,但這二者至多也是五五開,而《水中劍》完全沒有使用述道者或月神侍的可能。月神侍部分,雖然水放18張,但火嚴重不足,無法搭配火精靈,也沒有震暴輸出。

  不過撇開前述狀況,金精靈毒聖對上大多數的對手,還是很夠力。因此此套戰術是《水中劍》核心,除非碰到天敵,或起手手牌不適合,否則第一戰術就是金精靈毒聖。(我這次春季盃總共打了15場,沒有統計,但我自己感覺大概有一半左右是金精靈毒聖。順便徵求對手幫忙回憶一下。)


(二)水場風水師

  《水中劍》的第二個戰術是水場風水師,也是搭配金精靈。無論任何時候,風水師都是非常強力的職業,自身享有環境屬性雙倍傷害,對手卻要受環境干擾——水場是不能震暴的。且金行牌在水行環境下作用不大,拿來召喚金精靈是最好的用途。這套戰術的主要攻擊手段,就是趁對手防守的空隙以洄水造成雙倍傷害,若遇到對手嚴密防範,就考慮一路升級成龍神。

  不過缺點也很明顯:①需要前期以水5轉職風水師,沒有水5就無法採用這套戰術。②金行牌太多,木行牌太少,造成單張擊術的屬性較不利。③除了水行攻擊之外沒有傷害手段,因為自己的震暴也被水場給限制住,除非能順利上三階。綜合以上優缺點,這套戰術只能算是副戰術,當主戰術無法展開,各項條件又符合時,才選擇展開,而後續攻防,仰賴隨機應變與見縫插針,尋覓時機造成大量水行傷害。


(三)水精靈勇者

  《水中劍》的第三個戰術,是把屬性顛倒過來,改用水精靈,並以大量金行牌來升勇者。但這個戰術有一個非常致命的缺陷:火行牌數量不足。這嚴重影響到勇者的震暴及落光斬,因此實際攻擊力是遠低於正規勇者牌組的,主要仰賴水精靈和武器精研的抽牌、濾牌能力累積手牌優勢,再化為血量差距——這是主打資源差的戰術,不是強攻戰術。但因為對手不一定會注意到這個缺陷,如果對手把大量資源投注在防範震暴,反而會意外干擾到對手的戰術運作,從而擴大資源差距。

  而且這是《水中劍》的第三個戰術,意味著只有當前面兩種戰術無法順利發揮時,才會選擇升級勇者,例如:對手的攻擊速度比毒聖快或對手的物理攻擊強到風水師水場還撐不住。前者例如氣宗,毒聖的速度是絕對來不及毒死氣宗,但勇者靠著蓋牌防守、震暴戰魄等效果,有機會搶到先手權,並且以震暴為主攻手段,減少手牌,也能降低五流歸一的傷害;後者例如特化型勇者,速上三階,就算碰到水場還是能落光斬,打個兩下也差不多就致命,很難單用水場就擋住,此時也可考慮乾脆轉勇者,在雙方武器平等的情況下,靠水精靈提供的手牌資源取得優勢。上述情況,其實至多只是四六或五五局面,並非優勢對局,只是把原本二八、三七的劣勢對戰盡量拉回中線,剩下就是和對手比拼技術跟經驗了,所以只能算是補救方案,不是牌組核心。實戰上,冠軍賽第三場就是水精靈勇者對上氣宗,最終以一手之差取勝。


三、實戰心得

  因為這篇完成的時間距離比賽已經有點久了,除了冠軍賽有比賽記錄外,其他場次的賽事已經很難記得細節,只好來談談冠軍賽。冠軍賽的對手培根,使用的牌組《岳不群》是正規的氣宗戰術,以最快的速度升上氣宗,兩發五流歸一,結束比賽。我在初賽第五輪就碰到培根,被他輕鬆二比零完封,也證實了《水中劍》的毒聖戰術確實沒辦法對抗氣宗,風水師碰到大量的木也無法有效輸出,讓我在冠軍賽中直接放棄毒聖和風水師,這可能是影響冠軍賽對局的關鍵。不過我初賽某次打出洄水時,被培根用坱土剋了66點,害我一直以為他的牌組中有放大量的土,後來都不太敢打水行攻擊,結果賽後看到牌組組成表發現《岳不群》總共只有五張土,有點傻眼。


△冠軍賽第一戰

  這場我是以低階快攻的思路來打,在前期靠三張攻擊、震暴等攻擊陣法做大量輸出,以求在培根升到氣宗前,就先把他的血量壓制到一擊殺的範圍。實戰上在培根第13回合轉氣宗時,血量是180:112,不算成功,但至少是五五波的局。勝負關鍵應該是我第16回合的震暴68點,傷害夠大,把培根的血量壓制到補血範圍,他除非想要拼五流90點接日靈咒25點,否則只能選擇補血。剩下殘局就是雙方攻守的血量拉鉅,最後我在第28回合時,趁培根手牌不足,召喚金精靈來應對後期的血量拉鉅戰,然後在第30回合剛好以金精靈飛刃10點加震暴56點,剛好擊破剩餘66點生命值。

比賽記錄:http://www.cfecards.org/zhan-shu-zhuan-wen/2018guan-jun-sai-di-yi-zhan


△冠軍賽第二戰

  第二戰就是培根順利完成氣宗戰術,從第10回合開始,五回合內靠著兩個五流歸一、一個日靈咒,直接打完我的200點生命值。我這場最大的失誤是第1回合的初行客,導致我第3回合沒有虛空碎靈術,只能拿兩張1來轉毒師,但如比賽記錄所見,毒師在這局中是完全沒有任何用處的,我等於浪費了兩個回合的轉職時間,在這種爭分奪秒的對局當中是絕對致命的。而且若多一次虛空碎靈術,以賽局發展來看,會搶在五流歸一前破除火精靈,有機會拖延到五流歸一的時間。

比賽記錄:http://www.cfecards.org/zhan-shu-zhuan-wen/2018guan-jun-sai-di-er-zhan


△冠軍賽第三戰

  第三戰是水精靈勇者和氣宗的正面對決,我覺得這場是最有來有回的,前期雙方目標明確,各自召喚水、火精靈後,儘速轉職升級,培根在第8回合轉為氣宗,我則在第9回合升上勇者。理論上,勇者應該是靠戰魄能力,對抗氣宗的極陽勁,雙方都在放招後讓對方無法行動1回合,但培根連續兩次在我打出震暴前,以日靈咒(選土)無效我的職業能力,阻止我的戰魄。正常來說,為了獲得戰魄效果,應該會先蓋牌拖延,等職業能力恢復後再施展震暴,但我當時認為戰術重點是搶快,所以連續兩擊都打出陽春震暴,搶先把培根的生命值壓到60點,取回戰局主動權,最後再靠著震暴52點,發動戰魄效果,補上武器,順利拿下這局。當時我的生命值只剩下90點,培根手上也握著五流歸一,只要他搶先打出,那戰局結果就逆轉。勝負只在一手之間。

比賽記錄:http://www.cfecards.org/zhan-shu-zhuan-wen/2018guan-jun-sai-di-san-zhan


四、結語

  春季盃五行戰鬥牌大賽從2012年舉辦至今,已是第7屆,但卻是第二次個人牌組賽事。2012年那次,我帶著《空靈》參賽,在冠軍戰第五局的最後,《空靈》給了我獲勝的道路(轉職風水師+風水輪),但我沒看出這手而遺憾落敗。接下來幾年的春季盃都是標準牌賽制,直到今年才又重新舉辦個人牌組賽。因此這次花了很多時間思考要帶什麼牌組,畢竟環境與2012年大不相同,最後基於前幾年賽場上充斥戰士的現象,選擇以毒聖為核心來組牌,而且為了穿透戰士的嚴密防守,選擇三階殘霜手搭配金精靈的戰術,而非二階千毒手搭配水、火精靈的戰術,犧牲戰術展開的速度,換取戰術成型後的壓制力與穩定性。雖然猜錯賽場牌組的方向,但幸好靠著三種戰術的切換,順利應對各種賽局變化,更在初賽就碰上氣宗牌組,讓我在決賽有修正戰術的機會,最後才以一回合之差,拿下生涯第三座春季盃冠軍。不過今年春季盃的參賽牌組如此百家爭鳴,明年要帶什麼牌來應對各種戰術呢?該是開始思考的時候了。


Comments